朋友我建议你听一听伍佰

  “伍佰”这个艺名既不文雅,也不炫酷,甚至有些滑稽。当然,最关键的可能就是作为来自台湾的歌手,伍佰有一些歌是闽南话。仔细想想,人们常说自己喜欢听京腔,喜欢听粤语,喜欢听川渝妹子骂人,或者有人喜欢听东北话,但很少有人会说自己喜欢听闽南话。 二十岁出头的伍佰把长发扎成马尾,总是戴着一幅墨镜,身上的衣服则是标志性的黑色。在充满噪音和酒味的地下室,伍佰成为了反叛的象征,去看一场伍佰的演出成为当时台湾年轻人眼中最潮的事。 但他的音乐天赋并没有被优异的成绩耽误,高中加入管乐社的伍佰很快荒废了学业,伴随着高考的失利,他的音乐事业也即刻起航了。 这么说吧,每一个你叫的出名字的场馆,香港红磡,北京首都体育场,北京工人体育场,上海奔驰中心他们都演过,而且场场爆满。1998年,他们举办的台湾“空袭警报”巡回演唱会及亚洲巡回演唱会,吸引当时破纪录的12万歌迷购票入场。 自身不带话题,自然也不会有曝光度。滚圈故事大王摇滚客每年编30次魔岩三杰,20次窦唯,也不会在伍佰身上浪费一个头条。所以也不难理解,在某个经常刷屏的听歌App里,伍佰最热门的歌曲《挪威的森林》下面,只有不到3万条评论,这甚至比不上一些去年刚出道的独立音乐人。 作为港台艺人,伍佰也没有绯闻,狗仔媒体唯一能报道的不过是他结婚25年还没生育这种无聊的事情。 同年,伍佰与贝斯手朱剑辉(小朱)、键盘手余纪墉(大猫)以及鼓手DinoZavolta(Dino)一拍即合,组成“伍佰&ChinaBlue”,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。 1992年,伍佰在电影《少年吔,安啦!》的原声带中演唱,被当时刚创办“真言社”摇滚厂牌的倪重华(后来的台北文化局长)发掘,倪重华一直认为台湾没有真正的摇滚吉他手,直到他看了伍佰的演出,朴树发新歌引粉丝炸裂 刘烨出演MV贡献影帝级表兴奋地大喊:“哇操,终于来了一个!” 1、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 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 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。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 伍佰的家具几乎都是从巷口的垃圾堆里面捡来的,台风一來房子就会破洞。可这样的环境,也给了伍佰写歌带了无穷无尽的灵感。伍佰说:“那个时候我连呼吸都是bluesrock,所以我就决定把那里的事情写出来。” 伍佰在一次表演中,偶然听到了DeepPurple的作品,失真的吉他声震荡着他每一个音乐细胞。从此,他便决心要成为一名吉他手。 就像他的歌一样,突然的自我,那可以是下班后躲在车里的中年人短暂的慰藉,也可以是被生活操翻在地的年轻人坚强的理由。 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北国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为了谋生,他做过很多工作:摆地摊,卖保险,卖英文教材,甚至做过一段时间舞厅小弟,做过最多的工作还是琴行的打杂。几年之后,伍佰又找到了一个收入来源酒吧驻唱。 在零几年那会儿,网络还不发达的小镇开始流行点歌台,在没有人愿意掏钱点歌间隙,便会开始一个“喝完这杯,还有三杯”的诡异循环。当时,周杰伦,蔡依林这些年轻的华语歌手们正大红大紫,十几岁的年轻人,很少会静下来听伍佰唱歌。 也许你去看了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不管你是否喜欢这部电影,你都不能否认《坚强的理由》响起的时候,你终于意识到伍佰的歌,竟然这么好听。 后来台湾的音乐人们无不受伍佰影响,五月天的贝斯手玛莎曾经说过:“看过伍佰的演出之后,才知道我们距离出道还有多远。” 即便是来到KTV,除了脍炙人口的国语歌曲,更多人选择用粤语歌来展示自己的音乐天赋,多数包间的必点歌曲是BEYOND的《光辉岁月》,《真的爱你》,《海阔天空》等等,点唱伍佰,大概率会被视为“亚文化”的一种具象表现。 高中毕业后,伍佰孤身一人从台湾西南部的小村前往台北闯荡。当时他蜗居在台北蟾蜍山上一个违规搭建的小屋里。这个地方与台湾大学相邻,光鲜亮丽的大学生和穷困潦倒的伍佰形成了鲜明对比。 伍佰,本名吴俊霖。小时候学习不错,初中某次考试五门功课都是100分,便有了伍佰这个名字。 每个人都买得起酒,每个人都有故事。朋友,喝完这一杯还有一杯,再喝完这一杯,还有三杯。 这样的人真的被称为“台湾摇滚教父”吗?是的,他是。而且伍佰可能是唯一一个有人想嫁的摇滚教父。 倪重华决定为伍佰制作第一张个人专辑,尽管当时被同事质问:“你为什么要给一个长得像卡车司机的人做唱片?”但这张写着伍佰本名的专辑《爱上别人是快乐的事》还是与大家见面了。 究其原因,伍佰注定无法成为一个偶像派歌手,如果说油腻是当代颇为流行的形容词,那伍佰湿漉漉的长发和不那么俊朗的眉眼,再加上他歌里一些不标准的普通话发音和“毫无技巧”的唱腔,总会给人一种咸湿的感觉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